卢冬冬笛

百穆鸟



“爱是会反反复复颠沛流离的东西。”


我那时就突然特别喜欢这个人,哪怕ta如此的刺伤我。我妄想着能从对ta的喜欢中逃亡出来,但是,我一直做不到。


那像一层无比坚韧的子宫膜一样,舒适,但是窒息,我逃离不出来。


“喂,抱歉,将我个人的喜欢强硬地累加在你身上,是我的过错。


但是我的确是疯掉了,我在你给我设置的拉锯战中被反复锯割,我做不到自己。


我宁愿爱是那杀死我的百穆鸟。


我依旧爱着你。


酒窝好难画,,,老是把心心画老,,对不起我错了。

是心心!!(不知道算不算心花,,但是还是私心打了tag )

以后有机会
一定好好画画我的牙齿。

是好长时间之前画的表情包惹
齐乐天超级可爱好嘛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爱爆(˘̩̩̩U˘̩ƪ)

是本卢傻子肝的七夕贺图!!
【流下不会画画的眼泪,】(இωஇ )

【雷安】 ,,瞎写,(贼怂)

说起来,雷狮倒是很难忘掉去年12月19号那天的事
是什么来着
哦,对了

是雷狮八辈子赶上一回的自己出去买午饭,恰巧瞧见安迷修瘫在楼下的儿童娱乐区的秋千上迷迷糊糊晒太阳的模样。

那时候大约得一点了,光照很好,把安迷修的样子完完全全的衬托了出来,傻子似的,怪好看的。

想太阳。

【平时就吃太太们的粮就够了,这种东西还是第一次写,,,害怕】